阅读历史 |

哥哥…就应了?(1 / 2)

加入书签

六月初六,阴天无雨。迈进六月以来,天时晴时阴,却一直不下雨,闷热得要命,午后一丝风也无,人像是闷在沸气腾腾的笼屉里,溽热难当。赵锦宁歇在美人榻上小憩,朦胧热醒。她睁开眼睛定定神,摆在正对面的冰鉴,已经不再往外冒冷气。屋内光线灰暗,分不清是什么时辰。她拢了拢头发,起身推窗往外一看,天边阴云压得极低,黑成了一团浓浓墨汁,在宫墙之上不断翻滚,风雨欲来,不时就会降下一场大雨。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她听声侧目,见是颂茴和岑书在廊下说话儿。“这种事,我怎敢胡言乱语,”岑书急道,“殿下可醒了?”“此事非同小可,”颂茴摇摇头,审慎道:“先不要回禀殿下,容我打探清楚明白再回。”她嘱咐了岑书回殿内侍候,自己转身下了台阶。赵锦宁微微蹙眉,坐回到榻上,瞄了一眼将要绣完的喜帕,虽说公主婚服都由针工局cao办,可她还是亲自缝制了喜帕,阿娘不能亲眼看着她出嫁,她想,就让阿娘教授的这手技艺陪着她出嫁。岑书迈进门槛,见她醒了,上前询问:“殿下可要沐浴?”“不忙,”赵锦宁拿起喜帕,往繁复花纹上再添几针,“方才说的是什么事?”主子问话,岑书只好一五一十的道清:“奴婢方才去要冰,听两个小太监议论说万岁爷下旨,选了什么李将军做驸马。”赵锦宁闻言怔忡,心里咯噔一下,婚事早就定下,怎会轻易更改?她半信半疑的回过神,方觉指尖传来刺痛,绣花针扎进了肉里,冒出来的血珠子染红了金线,她不由烦躁起来,用帕子胡乱擦了擦,抬眸审视岑书:“你可问小太监这话是从哪里听来的?”“奴婢问了,他们支支吾吾的不肯说。”她虽不十分信,心却七上八下的乱跳,不由扬声道:“颂茴呢?快叫她来!”“颂茴姑姑去司礼监打听消息去了。”话音刚落,颂茴就从宫门上挑帘进来。赵锦宁心整个提了起来,立时从榻上站起,“怎样?”“万公公说,皇上下旨赐婚,”颂茴悠着声气,尽量说的和缓一些,“李将军为驸马,尚主…”这下确凿不移,她感觉像是迎头让人打了一闷棍,脑袋发懵,一下子跌回到榻上。她难以置信,板上钉钉的事,怎么会说改就改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颂茴赶忙上前,“殿下…可还好?”又转头吩咐岑书,“去请太医。”“不用!”她扶着颂茴胳膊站起来,强迫自己镇静下来,“为我梳妆,去备抬舆,我要去见皇上。”到了乾清宫,御前总管太监似乎一早就知道她会来,远远从檐下迎了过来,她还没开口,就用皇帝正在处理政事为由要打发她回去。赵锦宁不吃他这一套,立在殿前纹丝不动,“请公公代我通传,锦宁就在此等皇上忙完公事。”一向温柔和顺的长公主犯了倔,太监苦劝不住,无奈只得去请皇帝示下。她梗直脊背一动不动的从天亮等到天黑,皇帝总算是松了口,让小太监请她进去。站了太久,两条腿似千斤重,她每迈一步软底绣花鞋底都仿佛是踩在刀刃,又疼又累。

赵锦宁走到殿内,纳福请安,站在螺钿描金龙纹书架前的皇帝转过身,摆手示意内侍全都退下,见她满脸疲色,赐了座,皱着眉头问道:“朕忙着处理政事不得闲儿,什么事这样忙?非得见朕。”“锦宁想问问皇兄,驸马的事,”她许久不进水米,嗓音哑哑的。皇帝笑了笑,揣着明白装糊涂:“过几日便出降了,还有什么要问的?”“李偃是谁?”赵锦宁筋疲力尽,没有心绪再同皇帝迂回,直接点明,“皇兄为我选的驸马不是霁言哥哥吗?”她理直气壮地诘问,皇帝收了脸上的笑,默了片刻,叹了一口气:“李偃就是才平了叛贼的大将军,他向朕求娶你。”赵锦宁搭在双膝上的手拢成了拳,眼凄凄地望着皇帝,怅然道:“哥哥就应了?”她唤了他哥哥,是拿他当亲人而非君主。皇帝心中莫名不忍,面露愧色,“妹妹不要怨朕…”他侧过身,避开她要泣泪的眼睛,“李偃手有十几万大军的虎符,朕若不答应,他必起反心,你不嫁…将来护城河内流出去的就不是水而是血了…”所以,她就被当成礼物送出去了?她不甘心的问道:“皇兄,就没有再商量的余地吗?”“你是朕的至亲,从亲而论,朕可以为了妹妹竭力一搏,只是这天下一乱,生灵涂炭,百姓何处啊。”“你我生在皇室,有爱护万民的责任义务,妹妹一向温柔善良,定也不忍看到百姓流离失所,”皇帝手掐捻着红碧玺翡翠手串,一面慈悲,一面残忍:“先国后家,妹妹是国朝的公主,只得委屈些。”这一字一句何其讽刺,赵锦宁听着当真想开怀大笑!生于皇室,她作为闺阁女儿,即便读书万卷、下笔有神,终究还是困于后宫,不得掌权参政,既不许她从秉政治国,那国家危亡之际凭什么拿她去填窟窿!然,她却不能怨亦不能辩。“既然皇兄要我嫁,我便嫁,”赵锦宁慢慢松开攥的发白手,哽咽着以退为进:“可锦宁害怕…若我嫁了,他再起谋逆之心该如何是好?”听她通情达理,皇帝暗吁一口气,转身走到她旁边的官帽椅上坐下,递给她一条帕子,温声安慰道:“妹妹放心,他既做了驸马,就是皇家的人了,朕会派兵到长公主府听候你差遣,周全左右,监管李偃。”“李偃有十几万大军,皇兄…能监管住吗?”她捏着帕子,声泪俱下。“尚主不得掌军权,妹妹别怕,”皇帝只顾宽她的心,也落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